开学延期线上开讲 流量拟破教培危机

艾媒咨询2019年发布的《2016-2020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预测》显示,2016-2019年,在线教育用户量不断上升,预测2020年将达到3.05亿人。

1月28日,教育行业风险投资机构蓝象资本创始人宁柏宇对记者分析,如果简单把线上教培分为直播网课、录播网课,直播网课的体验感无疑更接近线下教培。2013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直播线上教培已成规模发展起来。2019年,诸如新东方在线这样的专业在线教育企业上市,呈现出一片良好发展的势态。

多名业内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均表示,此次疫情对在线教培来说危中有机。

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让全国诸多行业在2020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与挑战。相比之下,延期开学,叠加培训转移线上,在线教育行业或能在危中寻机。

教培行业上一次遇到如此大的突发危机是在2003年非典爆发时。彼时,方兴未艾的教培行业遭遇重创。

天风证券近日在研报中指出,春节前后肺炎疫情对全球市场造成一定影响,就教育板块来看,对学历板块经营业绩无影响,传统线下培训受一定负面影响,利好在线教育机构。

1月27日,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向记者透露,改为线上授课后,目前普遍认可度较高。另一方面,“员工的网络办公环境、线上的授课经验等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他对记者坦言道,“为此,该公司正在增强教师培训力度,增加专属服务器以应对网络问题。”

特约记者 陈家洛

就目前情况看,大部分教培企业、机构的应对措施是将面授课程平移至线上,或是延至下一期课程;也有部分主动提出顾客需退费可全额退款。

宁柏宇则对记者表示,短期内教培上市公司肯定会因现金减少而影响财务报表,但长远看,疫情结束后学习需求会迎来剧烈反弹,而且这次淘汰抗风险能力弱企业的行业洗牌显然利于教培行业发展。

展开全文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曾在公开场合透露,非典期间,学生人数锐减,还遭遇了退费潮,但当时的钱已经花到了夏天,用于租教室、印资料、搞宣传等。资金断裂让新东方陷入倒闭的危机,最后俞敏洪借了2000万元才扛了过去。

北京时间1月31日凌晨,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为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同时表示反对任何针对中国的旅行或贸易限制。

危中有机

相比17年前的非典期间,教培行业在应对此次突发疫情时更为快速、主动,这与近年来在线教育在国内蓬勃发展不无关系。

“目前,国内大部分中小教培机构都是把预付费当作收入,出现大量退费的话可能会撑不住。”1月27日,互联网教育专家吕森林告诉记者,“不过像新东方、好未来这样的大型上市公司都有大量的现金储备,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根据新东方2020财年第二季度及中期财报显示,2020财年上半年,新东方实现净收入约18.57亿美元,同比增长27.5%,归母净利润约为2.62亿美元,同比增长169.4%;截至2019年11月30日,新东方的流动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资产为10.48亿美元,存款3.48亿美元。

原标题:开学延期线上开讲 流量拟破教培危机

在这种考量中,很容易错过应对的最佳时间。宁柏宇认为,大部分市面上的教培机构尽管有线上布局或者布局计划,但疫情是突如其来的,很多教培机构此前长期处于平稳发展的状态,风险意识较弱,面对这样毫无征兆的行业剧变很容易出局。

随着疫情防控升级,国内多地教育主管部门公布针对校外培训机构的肺炎疫情防控方案。截至目前,北京、武汉、上海、深圳、广州、哈尔滨、苏州、长春、长沙等地的校外培训机构相继被要求暂停线下培训业务。

好未来2020财年第三季度财报则显示,2019年9月30日-11月30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6亿美元,同比增长47.2%;归母净利润为2817.7万美元,同比下跌77.2%;截至2019年11月30日,公司流动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3.57亿美元。

而在优胜教育,此前公司线上和线下教培比例是2:8,疫情来临,该公司暂停了所有面授课程,改为线上授课。

据招商银行研究院的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11月9日,2019年国内被爆出陷入老板跑路失联、多家门店关门、欠薪、破产等危机的连锁教培机构达29家,其中包括大型成人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这些机构陷入危机的原因都与现金流短缺有不同程度的关联。

实际上,目前很多以线下业务为主的教培公司都已经或正计划布局线上平台。线下停课及延迟开学、开工等都给用户挤出了更多体验在线教育的时间。对于那些反应较快且已在线上平台布局的教培企业来说,如若在此次捐赠在线课程中做好客户体验,或将是一次很好的获客机会。

1月29日,教育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拟于多数地区原计划正常开学的2月17日开通国家网络云课堂,供各地学校组织学生开展网上学习。

反应在资本市场上,1月29日港股鼠年首个交易日,港股在线教育第一股新东方在线(01797.HK)盘中一度涨至28.4港元,刷新历史新高,截至1月31日收盘,报27.2港元,三个交易日内累计涨幅逾7%。

此外,预付费模式是当前教培机构中最常见的收费模式。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均指出,疫情对依赖预付费的教培机构会产生很大的挤兑影响,现金流将是行业短期内普遍的忧虑。

针对现金流断裂危机,张毅认为不能一概而论,教培类上市公司即使目前的利润储备不够,但它们的融资能力才是最关键的。

不过,实际获客能力还有待疫情过后才能验证。而在新一轮博弈中,疫情无疑会促成一次行业大洗牌。

1月28日,艾媒咨询创始人张毅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教培行业中线上和线下两者是不同的角色。线上课程价格低,但一个课程可对多个学生,它的最大的作用是获客;而线下课程价格高,但有相对更稳定的客户群体,它的利润比较大。很多教培机构采取的方式是在线上获客,将优质客户引至线下。

“线下停课消息一出,像学而思等好未来(TAL)旗下事业部寒假面授班全转成线上课了,会退差价,老师和上课内容都和面授一样。”1月27日,学而思培优华南地区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1月30日,在线英语教育公司51Talk(COE)联合创始人兼COO张礼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段期间在线课程需求量确实暴增,预测这一季度将比上一季度的客流量增加25%-30%。但受疫情影响,各行各业包括在线教培都会面临部分员工未能按原计划到岗等情况,而且暴增的客流也是一个巨大挑战。

按照这个势态发展,在线教育未来会迎来春天。而此次疫情或将起到加速作用。

“在线下教培受抑制的情况下,顾客必须用线上教培来满足需求,而从业者也深刻意识到,若不具备在线教学的能力将很难立足于教培行业。”宁柏宇对记者说。

现金流隐忧

1月27日,中经数字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端告诉记者,这次疫情或将引发教培行业的一次深度洗牌,且洗牌之后的格局是不可逆的。这段时间谁反应更敏锐,能在最短时间内提供产品填补这一阶段性的新兴市场空白,谁就可能赢得下一轮竞争的先机。

陈端向记者分析,把线下服务平移到线上暂时给了已付费客群和忠诚用户交代,但本质上,线下教育平台和线上教育平台提供的是不同类型的产品,简单平移效果不好,在线课程的开发也不是朝夕之间能完成的。这对纯线下教育机构而言是两难,如果找成熟的在线教育平台合作,很可能面临自身客群流失的风险;如果自行开发线上课程体系,既不经济,也缺乏核心竞争力。

但记者调查发现,在这个过程中,有可能会产生三大问题:一是无论能否直接平移,线下的人工薪酬、场地租金等成本都已产生;二是线上和线下课程不是简单的平移,这个过程中出现的任何纰漏都会直接导致用户流失;三是线上和线下的差额费用以及不可避免的全额退费需求对教培企业的现金储备来说都是严峻考验。

“2013-2019年,在线教培市场已经得到资本认可,也不需要教育消费者了。”宁柏宇对记者说。

张礼明认为,抓住目前的机遇是最重要的。就51talk来说,目前的计划首先是聚焦自身专业领域——线上外教教育,做好强项增强竞争力;第二是聚焦下沉市场,让更多下沉市场的客户通过这次在线教育的体验,认识到在线教育性价比高、能用大数据统计呈现学习效果等优势。

“为应对寒假的客流,我们在2019年第四季度就已经增加了15%左右的师资力量,目前基本能应对客流情况。”张礼明对记者说。

“投资者关注的是教培行业的品牌、资质和学员的规模。”张毅对记者指出,如果有企业因资金流断裂发生致命性问题,根本原因不是疫情,但疫情会成为导火索。